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女子怀孕7月被劝退职场歧视正在「杀人」

发表时间: 2021-10-14

  “醫旅協同 智慧康養”2021第二屆海南康養醫療旅2021-10-13聚美优品连续12季度盈利 重点扶持极速免税店,公司的说法让许女士感到委屈,她表示,自己虽是孕妇,却从未迟到早退,也没影响业绩,公司这种

  即使我国《劳动法》29条明文规定,企业不可以在女性孕期、产期、哺乳期内解除劳动合同,依然有很多企业置若罔闻。

  女性响应号召生二胎三胎,而企业听到女性怀孕就一脚踢开,真当女性是工具人了?

  喜欢问这种问题的,除了你家爱管闲事的大姑大姨,还有一群人——某些企业面试官。

  因为生育问题,女性在人才市场上相对不受待见已是公认的事实,不少企业会在面试时尤其「关心」女性候选人的婚育状况。

  「近期是否有生育计划?几年内要生?」问题后面还刻意加上了括号,强调只要求女性候选人回答。

  作为一家核心消费群体7成以上是女性的公司,竟公然拿女性生育计划作为筛选尺度,一边收割女孩们的钱包,一边给女性设置额外入职门槛,吃相属实难看。

  而比这更让人寒心的是,企业对女性求职者的歧视,刚好正中部分不怀好意的男性下怀。

  然而,就算女孩们挺过了以上重重关卡,顶住企业和对手的双面夹击,最终得到了工作,也不代表失衡的天平就归正了。

  BOSS直聘发布的《2021中国职场性别薪酬差异报告》显示,2020年城镇就业女性平均工资6847元,较男性足足低了31.8%,而在疫情前,两性收入差距还是22.5%。

  这说明什么?女性不仅工资低,且在重大公共紧急事件面前,女性收入的稳定性更弱,面临更高的职业风险。

  你可能会说,这关职场歧视什么事,我们公司刚好基层员工女性占比多,不裁基层难道先裁领导?

  拿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」之一的普华永道来说,2020年最新数据显示,普华永道中国的基层员工中,女性占比63.9%,而到了合伙人层面,女性占比一下子跌到了30%。

  就算无数研究显示,女性在职场的学习能力更强,更有耐心、韧性,也更善于倾听合作和表达,也抵不住一句「女孩子,还是要以家庭为重」。

  某高校因女生们成绩太好,强制规定奖学金要颁发给两男两女,因为如果不这样规定,得奖学金的就全是女孩。

  女性们好不容易生完孩子,拖着恢复期肿胀的生体回到职场,得到的却是架空、挤兑甚至劝退,也太心酸。

  随着平权观念兴起,更多的女人意识到自己应该走出家门,用双手创造财富和价值,并渴望在职业上实现自我。

 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帖子:一位小学老师非常喜欢小孩,但在当了一年班主任之后却表示坚决不想生孩子。

  你会发现,在班级群里关心孩子情况的是妈妈,主动与老师沟通交流的是妈妈,看孩子写作业的还是妈妈。

  职场妈妈辛苦一天回到家,继续给孩子洗衣做饭辅导功课,爸爸却可以吃饭应酬打打牌,偶尔去接一次孩子也很不情愿。

  当然,我们并不鼓吹这种「不要命」的工作行为,不过她们所做的这一切,只有一个目的:

  孕妇产假更长,企业用人成本更高,再招聘时就更不愿意使用女性,甚至导致越来越多的女性连「被换掉」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企业的逐利本质难以改变,延长产假也是隔靴搔痒,那职场性别歧视是否就无解了?

  生育本是男女双方共同的权利,强制男性享受与女性相同的产假待遇,能减缓职场孕妇歧视。

  这个提议乍一看离谱,再一想确实有道理,如果男女产假时长相当,谁还会因产假而歧视女性。

  为鼓励生育,丹麦政府批准女性产后享有14周带薪产假,此间配偶也可带薪休假陪同看护。

  产假休完后,夫妻双方还可接着一同休32周的带薪「父母假」,一起照顾孩子。

  这种模式下,生产不再是母亲一个人的事,既帮助父亲参与了婴孩成长的关键阶段,也削弱了产假带来的女性歧视。

  确实,这种产假制度削弱了企业的总体生产力,或多或少会影响企业效益,资本家们不太想干。

  因为国情、发展水平、福利水平的不同,我们照搬丹麦的制度不一定就合适,不过不可否认,它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考、借鉴方向。

  对于多孩政策引发的一系列问题,国家已在挨个解决,我相信女性就业问题也正被提上日程。

  当然,在期待政府层面有所行动的同时,我们女性也不能光坐等着别人来解救自己。

  我们要加强对《劳动法》、《合同法》、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等相关条例的学习,积极维权,同时增强不可替代的硬实力。

  在面试环节被问及个人隐私话题、被要求签不平等条约时,不用害怕和妥协,反而要即时认清这样的公司并不值得呆。

  归根结底,不管是选择直面困境、继续驰骋职场,还是选择将重心转移至家庭,女性都该将选择权牢牢攥在自己手里。